我们应该长多高

大自然最杰出而神奇的创造,莫过于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了。

  比起长鲸大象,我们的体形也许过于矮小;比起昆虫田鼠,我们的身材却又如此高大。我们就这样存在于大自然规定的恰如其分的尺寸之中。

  从一米五到两米,这大约是地球上几十亿男男女女的身高范围,而层出不穷的巨人和侏儒又常常刷新人类高和矮的纪录。基尼斯世界大全上身高二点七二米的美国男子罗伯特和身高零点四八米的荷兰女子波琳,恐怕可以算是目前世界人类身高的上限和下限了。

  即使翻开年代久远的古书,我们也不难找出诸如伟岸、魁梧、七尺男儿、昂藏丈夫、虎体彪躯、金钢铁塔之类赞美高个子的词句。可见人们鄙弃矮小、追求高大的心态不自今日始。根深蒂固的观念认为,高大意味着健康、强壮、力量和俊美。至于有些当代姑娘在寻求配偶时,竟赫然把一米七0以下的男子宣布为二等残废,真可谓将贪高求长之风发扬到了极致。

  顺应这种心理的研究成果于是就不断问世。教人如何长高的办法也五花八门、翻新出奇。然而,我们有没有认真考虑过,人类究竟应该长多高才好呢?

  先扯点不相关的事,也许有助于我们打开思路。这里是一块普通的豆腐,很好地保持着自身的形体。但如果把它做得大些,再大些,将会出现什么情景呢?瞧,豆腐垮了!这个试验的含义显然对大个子不利。那么,是否豆腐强度太弱,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呢?

  我们索性取坚硬的岩石为例。即使一座花岗岩构成的山,能够无限增高吗?计算表明,在地球上,山的临界高度是十一公里,如果超过此限就难以“稳如泰山”了。巨大的剪应力会突破岩石的强度极限,导致山体的沉陷和崩塌。事实上,世界第一峰珠穆朗玛只达到九公里高。

  简单的数学常识告诉我们,随着物体线度的增加,表面积将按平方数增加,而体积则按立方数增加。如果把跳蚤原模原样放大十倍,其结果决不是可以跳上大树;燕子如果增大十倍,将再不能翔舞自如;老鼠如果增大十倍,从高楼上跌下来便再不会安然无恙;而假如真有童话中身高数丈、力大无究的巨人,我们姑且也算他们比普通人高大十倍吧,其体重将达到八十吨,即正常人的一千倍,而骨骼的截面积却只能增加一百倍。于是这些可怜的巨人便会被自身体重压得举步维艰,甚至筋断骨折,哪里还谈得上去拔山举鼎,力扫千军呢?

  看看现实生活中的巨人那步履蹒跚,行动迟缓的模样,便会明白高大的体态足以使人类的灵活机敏大打折扣了。而皮肤面积不能和体重按同样比例增长,自然带来了热量散发的困难,这便是躯体庞大者特别怕热的原因。

  问题还远远不止于此。我们知道,长颈鹿需要用260厘米水银柱高的血压才能把血液送到头部,身材高大的人无疑也需要较高的血压和更坚韧的血管才能避免脑供血不足。而肢体过长又会带来静脉回流不畅和末梢循环不良,何况庞大的躯体要求更多的供血量。这样,获取大高个美称的人就不得不以增加心血管系统的负担为代价了。其实,同步增加了负担的还包括消化系统、呼吸系统、泌尿系统和其他一切系统。就拿神经系统来说,想想看,恐龙以小小的脑袋管理几十吨重的身躯,使它成为生物史上典型的管理失败者。我们的脑袋如果负担一个比例过大的身躯,无疑也会导致自身管理水平的全面下降。

  身材高大引起的生理上的困难还可以一直列举下去。详实的统计数字指出,人类寿命和身高有着确定的函数关系。而寿星老人并不钟情于高个子,倒是常常垂青于身材矮小的人。湖北省对88名百岁老人的调查表明,他们的平均身高为143厘米,体重38公斤,调查报告把“瘦小的体形”列为长寿的第一要素,这个结论和世界各地学者的研究成果是不谋而合的。

  稍稍环顾一下周围的亲戚和朋友便不难发现,人类的身材呈现着不断增高的趋势。有人根据古书上“堂堂七尺之躯”之类的记载断言古人比今人高,这其实是因为古代尺度小于今天及文学作品的夸张描写所引起的误解。古墓中发掘的骨骼和古人留下的衣服都一目了然地证实,历史人物的身高明显小于现代人。而近百年来,精确的统计资料更清楚表明,全球人类的平均身高正以每年增加一厘米的速度直线上升。其中,我们中国人身高增长的势头来得晚,却来得猛。这种全人类方兴未艾的代代高现象正引起各国政府和学者的广泛注意。

  许多科学家都试图对这一现象做出解答:营养的充足,医疗条件的改善,地球上二氧化碳含量的升高,电磁辐射剂量的增加,人类迁徙流动的日益频繁,特别是远距离人群婚配的增多……究竟什么才是人类身高持续增长的真正原因,还有待进一步探索和证实。

  而地球生命史上其他物种的兴亡盛衰更不能不引起人类对自身命运的严肃思考。古生物学家告诉我们,恐龙的祖先原本都是小个子,经过亿万年的不断发福,终于变成生命史上最庞大的动物而走上穷途未路。今日世界上的大象、长颈鹿、大熊猫,当初都曾有灵活小巧的身躯,随着一代代自我膨胀,渐次沦落为珍稀的自然保护动物。可见躯体增大不利于物种的生存和繁衍。法国古生物学家德帕瑞和莫锐提出的动物躯体增大率揭示了这一生命法则。人类难道不该从许多物种走向衰落和灭绝的历史教训中引起高度警觉和反省吗?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从科学理论上移开,而去注视一下社会实际,看看人类身高增长会带来怎样的一连串问题。首先,民以食为天,根据计算,人类身高平均增长30厘米,便会多耗去百分之五十的食物。而衣服面料的消耗也将惊人地增长。如果人的双脚大三分之一,光一个美国每年制作皮鞋就要多用掉一万平方公里的皮革。而在消耗的另一端,成比例增加的是废料和污染。人类社会的经济将不明不白地承受这一意外的压力。

  当我们把计划生育奉为国策时,大概很少想过,假如中国人每人身高增加百分之一,体重便相应增长百分之三,其结果相当于多养活三千万人。计划生育的多少成果被无形之中一笔勾消了。

  更为深刻的后果还在于,人是一切的尺度,尺度变了,一切皆变。日渐高大的人类将不再对前人创造的生活环境感到舒适。房屋低矮了,家具短小了,车船的客舱狭窄了,生产工具不合手了。近来,美国许多古老戏院的座位已容不下身材高大的年轻一代而被迫重新装修。法国秃鹰航空公司因乘客体重增大而减少飞机座位致使每年损失利润二百万美元。医生们则考虑是否必须加大药片的分量,以免普遍高大的患者服用后药力不足。很难设想某一天,人类会像换掉小了的衣服一样,换掉我们现存的无数文明成果。

  1956年,当马寅初先生提出控制人口理论时,社会因无知和偏见,未能报以应有的重视和承认。今天当民族的有识者怀着强国强种的责任感,主张对身高的急剧增长挂起红灯时,我们能否又仅仅当做危言耸听的无稽之谈和自相惊扰的杞人之忧而一笑置之呢。

  人类是能够从自在走向自为的唯一物种。应该改变我们对身高增长听其自然甚至人为加速其进程的盲目态度和危险做法了。富有远见的科学家、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未来学家应联手合作,从有无数制约因素的高次方程中求出人类最佳身材的解。

  杰出的经济学家舒马哈说过:“人是小的,小是美丽的,追求庞大,就是自杀。”至少我们目前有必要开始扭转人类优生观念上的错误导向,修正我们有关健康、婚姻诸问题上的美学法典,并重新郑重思考,在未来的地球上,我们应该成为以什么形式存在的民族和人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