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过一次大连海鸥,人类就要为自己的弱小羞愧

众所周知,夏天是属于海洋的季节。

而今年偶然兴起的一项与海洋有关的网红旅游活动,是喂海鸥。

在网上搜索“喂海鸥”,你会发现热情的游客挤满了中国漫长的海岸线。

从南至北的景点无一例外,人比海鸥多。

大连星海广场的海鸥甚至因为伙食太好,胖到没了脖子。

就这么继续喂下去,我很怀疑明年全世界的海鸥都要口口相传,说遥远的东方有免费粮仓。

或许沿海的朋友会不屑一顾,说“海鸥对我来说,就跟老家后院的走地鸡似的”。

但对内陆长大的人来说喂海鸥,总是很新鲜,我就是其中一员。

昨天我喜滋滋地刷着网上喂海鸥的热帖,上面的照片看起来美到爆炸。

正好部门团建打算去大连,可以一起去喂喂海鸥。

可当我们到了现场后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美的爆炸,就先感受到了鸟的爆头。

我惊讶地望向空中,海鸥们自由飞翔。

而它们的排泄物,也自由飞翔

类似这种

那天下午,我仿佛看到永动机运行起来的模样。

游客们一边喂,海鸥们一边吃,并一边拉,再又继续吃。

那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本名著——《落坨翔子》

在真正体会到海鸥的威力之前,我相信许多人对这种鸟类的印象都是美好的。

又自由,又悠扬。

《小螺号》里唱着它们展翅飞,表情包里它们仰天大笑、似乎人畜无害,人生目标只是去码头上整点薯条。

就连以它为原型的网红玩偶,画风看起来也是如此搞笑呆萌。

但接触过你就会明白,它们真正的画风更应该是下面这种。

猴界有峨眉山猴子坐镇,拦路抢劫、欺凌弱小、路过的通通把零食交出;

鸟界则有大连海鸥把关,牙尖嘴利、说一不二、看中的火腿肠从未失口。

别以为海鸥的威力只在于粪便的魔法攻击,它们的威慑力是全方面的。

声音、力量、眼神、气质……无一不在弱小的人类之上。

当置身海鸥群,所有人都会忍不住地思考:

这个地球上的霸主到底是我们人类,还是这玩意儿?

走上海滩的第一分钟,你会处于纯粹的兴奋状态。

但别担心,马上鸥大哥就会给你来个当头一棒。

海边兜售切碎面包粒的大爷大妈会告诉你,喂海鸥可好玩啦,往空中一抛、它们就能接住。

听起来海鸥仿佛是鸟中边牧、接飞盘高手。

大爷大妈们的话虽然没说错,但一个字也别信。

因为在饥饿状态,海鸥们根本不会给你向空中抛洒机会。

只是稍微露出握住了面包粒的手指,它们便会寻味而至。

别想着进行丝毫抵抗,欧大哥的热情势不可挡。

它们会直接在你的手里开餐,丝毫不顾你只是肉体凡胎。

用它们坚硬的鸟嘴在手心里暴揍,仿佛要给你的手掌来一次打胎。

于是你会发现无数游客在喂海鸥时表情慌张凌乱。

那是哺乳动物自我保护的本能,让他们努力躲开海鸥的祸害。

我在来大连之前,曾在社交平台上刷到这样的照片。

帅哥靓妹们嘴里咬着一块面包,抬起头露出好看清晰的下颌线。仰头喂海鸥,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形象。

当时我很羡慕,心想届时自己也要来一张同款。

但在我用手喂食都被海鸥叨了一下,疼得想当场打滚翻跟头后,内心深处的欲望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问一句:

朋友们,你们的嘴还好吗?

亲身感受过海鸥径直朝脸飞来后的画面后,什么人与自然和谐相处都会抛之脑后。

因为正面视角看,鸥大哥们表情上仿佛只写了几个字:

“给我,然后滚。”

到了鸥大哥的地盘,就别想轻易离开。

想想游客们途径峨眉山时,难道是可以和猴子们商量“今天留下苹果、方便面我要带走”的吗?当然不行。

鸥大哥的态度和峨眉山猴子们一致——“我全都要”。

只要你手里有东西,到了这后就都姓鸥了

至此终于明白为什么外国海鸥的鸥生信条是去码头上整点薯条。

毕竟薯条是国外快餐店里最常见的小吃之一,也最容易被人拿在手里。

到了夏天,它们的目标就会变成同样常见的冰淇淋。

多少人看到那个“码头整点薯条”的段子时,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可爱无比:

海鸥们在沙滩边上捡一捡人类吃剩的薯条,被海浪追逐地慌乱小跑、惹人怜爱。

但实际上,却大概率是海鸥拍打着全部展开后比胳膊长的翅膀,扑棱到你的面前。

它冷漠凶恶的眼神里流露出四个字:

薯 喂 爷 懂 ?

国外University of Exeter的团队曾在当地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他们拿着两块一样的燕麦饼走到海鸥前。

一块放下,另一块拿起来假装要吃后再放下。

而结果证明,有79%的海鸥直奔人类拿过、假装要吃的那块燕麦饼而去。

也就是说,鸥大哥们真的更喜欢吃人碰过的东西

这个团队之前还做过一个画风清奇的实验,去探索被海鸥盯上后怎么办。

结果是你可以盯回去,死盯着海鸥看可以让它们不敢靠近

就是这和鸥大哥对视的任务,恐怕没几个人敢做。

不过经过实地测试,我发现在有面包、火腿肠等更好选择的情况下,海鸥会对蔬菜不屑一顾。

不,不只是不屑一顾。

如果让海鸥发现了你在给它喂什么胡萝卜生菜,它会骂骂咧咧、啊噢啊噢地吼你。

你没有听错,海鸥是会骂人的。

又或许它不是在骂人,不过是在发出听起来尤为愤怒的叫声。

但在不小心得罪它的人类耳朵里听来,只能有骂人这一种解释。

当时一到海边,我就被海鸥们的叫声震撼了。

远远听来“啊噢啊噢”的哭嚎声一片,犹如三天没吃饭还被人在肚子上揍了一拳后干呕的声音。

我心里一惊,以为是喂海鸥的人群发出的。

走进了才稍微安心,但也没有完全安心,因为那是海鸥发出的。

只要你曾真正置身鸥群、感受大哥们的密集8d环绕,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该怎么形容它的体会呢,就这么说吧:

不堪入耳、震耳欲聋、呕哑嘲哳,穿云裂石、鬼哭狼嚎、惊天动地、魔音穿脑、响彻云霄、撼天震地。

或许是因为我去的时辰太早,喂海鸥的人太少,鸥大哥们腹中空空十分不悦、急迫于得到吃食,它们那天对人过于热情。

电影里拍海边总会录进寥寥几声海鸥叫,听起来还悠远宁静。

但当几十只海鸥为了吃东西围着你大声叫,那效果不亚于十把唢呐对着你吹《祝你平安》。

歌里唱的“小螺号滴滴地吹,海鸥听了展翅飞”,原来都是假的。

鸥大哥一开嗓,哪里还有小螺号的位置啊?

我走大街上,都能听到街边楼顶上的海鸥在骂人。

现场有一位小姐姐试图把自己没吃完的沙拉喂给海鸥,往空中扔了掰成粒的玉米洋葱与胡萝卜。

结果一只海鸥吃到后呸呸呸吐了出来,还追着小姐姐撵了两百米。

骂声极为洪亮,小姐姐的惨叫也哀转久绝。

一个冷知识是,海鸥和乌鸦一样,都被认为拥有识别人脸并记忆的功能。

也就是说如果海鸥愿意,它们是有可能记仇的。

小红书上就有一位博主随手在窗台上给海鸥喂食,之后不仅被它盯上,还带着另一只一起来要饭。

仰头大叫,吵吵闹闹。

“在,给我饭?”

而直到六个月后,这位博主还为驱赶这只海鸥而努力,尚未成功。

喂完海鸥、把食物送入海鸥腹中后,接下来就遇到了我在文章开头比较一笔带过的问题:

排泄。

虽然知道你们或许对此最感兴趣,但我实在不愿多说,因为怕这篇文章里的文字开始散发一些它不该有的味道。

初中生物书明明早就警告过我们——鸟类是直肠子,它们的直肠短到忽略不计。

许多人当初肯定以为这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知识点,一笑了之。

直到伫立海边、冷冷的粪便在脸上胡乱地拍时,才在脑海中恐惧地回忆起了这一考点。

才明白,什么叫做知识就是力量。

总之在目睹海鸥英姿后,主编回想起了他的大学岁月,回忆起了他那所因乌鸦太多而出名的母校。

一辆红车停在路边,第二天它就变成灰白色了。

而他走出寝室去上课总要戴一顶鸭舌帽,跑到教学楼后再摘下帽子、到洗手池那把它洗一洗,并尽可能忽视略带粘腻的手感。

洗完后搁教室外头晾干,因为下课后回寝室还得继续用。

不过友情提醒,喂海鸥时不论滴到你身上的液体是白色、黄色、灰色还是无色,都不要去触碰。

因为已经有网友发现,海鸥不仅尾部在发力,它们张嘴抢吃的时还会流口水。

其实像在英国这种岛屿多的国家,海鸥们脾气不好、到处趁火打劫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了。

他们甚至发现了当地海鸥出现了同类相食、吞食雏鸟的现象,抢夺鸽子、乃至曾被报道劫走过一只吉娃娃,小狗险些遇难。

有科学家认为,当地海鸥性情大变、越来越有袭击性,或许与全球变暖相关。

随着气温升高,很多浮游生物及以它们为食的鱼类正往更深、更冷的水域迁移。

相对应的,在浅水域捕鱼的海鸥也就越来越难以找到常规食物。

英国渔业近几年的衰落,也被认为与海鸥食物短缺相关。

在海上吃不饱,鸥大哥们难免会往陆地上寻求新口味、整点薯条。

鸟类吃了难消化的东西后会团成一团吐出来,被称为食丸。

而2008年发表在荷兰期刊Sula上的一篇文章研究了3876个来自银鸥与小黑背鸥的食丸后,发现里头有很多不该吃的东西。

里头有各种食品包装、鱼饵,一块丝带完整的奖牌,16个玩具小兵,乃至一部完整的手机,型号是索尼Ericsson W610。

这也启示着大家在投喂海鸥时,不仅要防被叨、防被骂、防粪便、防口水,还要注意别投喂奇怪的东西。

也尽可能地别在海边遗留垃圾,不然它们很可能会被当薯条给整了。

当然同样重要的,还是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见面时说话客气点:

“鸥大哥您来啦?我这有上好的饲料?您尝一口再走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